2007年7月31日 星期二

微醺的夏夜

送走Taro的這個晚上,沒有為什麼,只是想開杯啤酒來喝…
(我知道我肝不好,其實也很少喝…)

酒精冷卻了多日以來的夏日之躁。也是白日時與友人msn談話的領悟,實沒道理唉聲嘆氣,回首看看自己已離一年五個月前的自己非常的遠了。每個人都得有一套與自己相處的方法,有些人很會打混摸魚,就要有壓力逼自己前進。老狗是個怪胎,沒有壓力時會打混,壓力太大時又會煩躁。白日時友人的一句話很有禪意,說道美國是個"人性的國家,不是人性化的國家"。尚且不論美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個性(這問題可以和人辯幾小時還沒答案…),所謂的"人性"和"人性化"是十分值得玩味的一個定義。

還沒問清他這定義之前,自己的猜想倒是十分的有意思,而且解答了自己一部份的問題。每個人對待自己的相處模式也是十分有趣,有人十分"人性化",有人十分有"人性"。和自己相處了這麼多年了,當然了解自己的"人性"在那裡,什麼是做得到的,是什麼不太可能或從沒達到的目標。如果說美國是"人性"的國家,我們的民族性好像就不太"人性"。從交通規則來講好了,老是定得非常嚴格,從小老媽就說我們是"立法嚴,執法寬"的國家,她倒時常運用這套規則來讓警察不開她單,我就做不到。我們往往道德標準訂得十分高而做不到,不准政治獻金倒是收紅包,教育該是神聖職業但校長還是被賄賂。講太遠了,就是我自己要求自己很高但從來沒做到過,然後看著那個訂得太高的標準便開始煩躁,而自己有點小成就時又不會高興。雖然還是不習慣美國人動不動就和人說good job,上次和白人小朋友玩球時他們也是動不動就"good hit","good pitch"…但心裡知道還是要常常看看這個世界的全貌和自己說"good job",和身邊的人分享生命的喜悅…

"good job",你終於想通了,這座山還是雄偉的!
至於美國是人性還是人性化,我還是沒有答案!!

2007年7月30日 星期一

美東名貓Taro


經過多日適應,Taro終於在半夜不會吵著要回家了,吃飽飽後也會"咕嚕咕嚕"的滿足了…
真的像是養小孩一樣,猜她要的是什麼,在這時間會想要什麼…

乖的時候真的很可愛,其實像Sharon講的一樣,她也是要適應的時間,想像若我是她也會哭…

不過有時候看起來還是很凶狠,好像在說:"拍什麼拍?"

(不過真的是一隻膽小貓,老狗我學狗叫幾聲她今天又躲到洞裡去了…)
Posted by Picasa

2007年7月27日 星期五

尋貓十小時

金龜學長和嫂子去賭城度n度蜜月,於是我們倆就變成Taro的臨時保姆,開始不尋常的72小時…
就是這隻嬌滴滴的美東名貓,讓我們擔心了十小時。雖然只是十小時,但真的是嚇壞了…

狗子我是從沒養過小動物啦(除了小時家裡養的小黑,後來被老爸不知載去那裡丟了…),天真的以為養動物應該不難,尤其是愛乾淨的貓兒。72小時下來,證明我錯了…

到Stevenson Ln的第一晚,Taro就正如龜兄預言的哭了一整晚,在我們睡了一小時多後開始…一開始我以為是因為我們Sharon怕被她嚇到,把她一隻放在客廳寂寞哭泣,後來把她放進來跟我睡了半小時之後再度哭了起來,只好再帶到客廳玩耍,沒多久天就亮了,Taro不哭變成我哭了…

第二天Taro一整個是depressive,擔心的Sharon不停的想找她玩,無奈總是躲在我們茶几下不理人,不吃不喝不玩,擔心加上睡眠不足,老狗我很早就倒了去睡。突然好夢時有人推醒我,Sharon說她起來廁所時看不到Taro了!!兩人緊張的到處查看,睡前有注意的門窗都還是一如平時的緊閉,只看到倒下來的青葱有機養育茶杯,知道她似乎在廚房抓老鼠
(註)過…但還是不見貓影,找不到還是得出門開會去,只好帶著緊張的心情離開家去…

因為擔心所以提早回家,但還是不見Taro的蹤影,MSN問了一堆人,有人說我完蛋了,有人叫我快趕去買一隻來代替,也有人沒要沒緊,說肚子餓就出來,更有人說就是因為貓太冷不喜歡…

還是要面對事實的,Taro的老爸在這時打了電話要問候Taro的情況,也只好據實以告的說明事情原委,雖然龜兄好像非常有經驗,告訴我他也常找不到Taro,還是沒法讓我吊了一整天的膽放鬆點…

跟Sharon去"我媽賣場"(註二)那買完週日要幫建民兄加油的工具後,回到家竟讓我看到Taro的背影!!! 追到廚房後看她努力的要從一個不到拳頭大的小洞鑽進烤箱旁的流理台下裡去,除了鬆了一口氣外也是佩服這隻美東名貓不已,本來已略顯突起的小腹竟然在這時候可以縮到拳頭大,不過還是只能感嘆自己沒有動物緣吧…

註:Taro已有七次帶老鼠回龜兄家的紀錄,其中兩次是被她咬死的鼠兒…
註二:"我媽"是Sharon取的綽號,其實是"Walmart"…

2007年7月25日 星期三

苦啊…

最近兩個多月以來,都是在找主題,讀了一篇篇的paper,絞盡腦汁想要想一些能做的,做得出來的,能畢業的東西來…這真的是我最弱的地方了,亟需想像力組織能力耐心和細心。常常是想到一個東西找了paper後發現做的人老早如過江之鯽,要不就是看了沒人做的東西老闆認為不可能做得出來,不論是不可能在博班剩下的兩年做出來,或是要做得出來老早有人做了,沒發的原因就是做不出來…這問題對很多人也許都無法想像,因為老闆會給幾個題目選,不可能讓你自己在動輒百篇的論文海裡中浮沈。當然其中一部份原因便是之前的spy疑雲,這個事件不但讓我心情低落,又讓我花了一個多月找的完全臨床計畫在老闆一聲令下後全部abandon,再回來看這個translational study的相關領域。

自己是告訴自己這是必經的過程,再怎麼樣日後都得要做這樣的功課找出未來的方向。所有的研究所學生在某種程度而言都是都是為老闆做工,這PhDComics老早就繪聲繪影的畫了很久了,是雞生蛋蛋生雞的道理啊;我不用學的話幹嘛念研究所,已經有主題可以做的人幹嘛念研究所?(雖然班上就有個小鳥科變態強的外科醫師只是為了生統念博班,grant早就一堆,很多課他也不屑上…)

抱怨完還是要回去k paper的,就像PhDComics一樣,唸一唸只是自己爽的,這生產的陣痛還是要經過以後,才有可能做到以後也是被別人念的PI位子上去…

生日快樂,沒什麼心情慶祝就是了…

2007年7月23日 星期一

Annapolis Trip


週末的Annapolis trip,一行人的焦點全都集中在朋友的"小丸子"女兒身上。(我自己取的,真的是很口愛很像小丸子的脾氣耶…)

很難想像那天圍在身邊的都不是和小丸子有血緣關係的人們,看看那位大叔牽得那麼自然,不光是我一肚子妒嫉,連丸子的老爸也是整個trip都在唸著:"她都不和我照相…"

丸子爸說是丸子的福氣因為我們都沒小孩,所以她變成眾人的焦點,可是我覺得是我們的福氣,可以有機會和這樣一個口愛又有脾氣的小女孩出遊!!

Annapolis好不好玩?我不知道耶,只記得的是一行人快樂的chatting和玩小孩的一天!!
Posted by Picasa

Summer Party

Lab的老闆,我的新任co-mentor Dr. Gaydos請我參加週日的lab party…
原本還是不甚習慣美國人的party的,去年去急診fellow的歡迎會,就覺得不是那麼了解他們的party文化,不過今年這個lab party大部份都是認識的朋友們,熱情的Dr. Gaydos就給人很有自己的長輩感覺,臨走前給我一個hug和face kiss,覺得好像被當作一家人一樣,最好玩的還是跟白人小朋友玩耍吧,真是等不及想生個兒子或女兒來煩自己了…

最近乖乖的每天到Mt. Washington辦公室報到,老闆Rich雖然忙碌也比較能抽空跟我說個幾句話了…好好生個project出來,八月底可以到加州訓練兼遊玩,這個苦悶的夏天總算是有點事做了…

2007年7月19日 星期四

体驗人生…

好久沒有blogging了,也是生活的單調平淡,也是不知為何而blog之感…

似乎是有老了吧,在快滿32的前夕,對於許多事不是那麼再想去爭…(謎之音:不爭怎會有進步呢?)也是不時思考此時此地此人為何在做這些事情,對於生活的價值和生命能夠創造的意義似乎有點模糊…也許人單純的功能像是生孩子吃東西睡覺這種低階的事情才是真實的世界吧,有點離開世界太久的感覺…

在努力學習靜下來看完一篇篇paper,這也許就是個最大的收獲了吧…在這十年來的人生一直過得太過轟轟烈烈,在此練功的同時就是要自己改掉最大的缺點,沒有耐心吧…似乎有點感受到自己想要調整的生活是要增加的就是這些部份,多種感受複雜的浮現在心裡,真實感希望慢慢能再重現出來…

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見…我現在是看不到山的階段…

2007年7月8日 星期日

再遊Smithsonian Museums

與友人TYC共度的Air&Space Museum週末,的確感受到住在巴城的幾個好處之一,離DC近啊…不過我沒像TYC是個飛行器狂,我喜歡High-tech但摸得到用得到的玩意兒,如果可以拿來做實驗也會很屌的也愛…

不過米國的太陽還是比較烈啊,Sharon和我這個年過三十的男人都得要戴帽避暑,不過還是有點脫水般的headache nauseous, 差點又要掃了大家的興致。TYC是在大學時代就認識的朋友了,這麼多年了兩人損人功力還是不減,看來人生還是要有點insanity才過得下去啊…
最好笑的是一行人在又被GPS搞到小迷一段路後停到這個TYC和KFC覺得訝異的機構旁,DHHS,不管是讀Paper做study上課會提到的政府單位,兩人笨頭祟拜的殺了一些記憶卡空間,誰知道我們的未來會不會是原本自己規劃的呢?

註:此為在Dulles機場南方的分支,裡頭陳列的用軍用商用飛機和space shuttle比起在downtown的要壯麗太多!
Posted by Picasa

2007年7月5日 星期四

July 4 Firework


去年在實驗室過的國慶日,今年在雷雨中看煙火配BSO(Baltimore Symphony Orchestra)的演出度過…整個Oregon Ridge Park只有我們和另一家黃皮膚的,黑人只看過一名,全都是白人…

因為下雷雨,所以拍下來的煙火都有傘的影子,很是可惜。前段的煙火又因為夜色不夠暗,有點可惜。不過整体來說是相當有震撼力的,設計感和魄力都比過以前看過的煙火許多,所以明年還是會去的啦…

至於遊行因為前晚party唱歌唱太晚而還是沒看到,不過要看還是要去DC,明年還有機會囉…
Posted by Picasa

2007年7月1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