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2日 星期六

the Sicko

之前我的加拿大朋友就跟我講過這個電影Sicko,終於今天在Comcast的on demand看了。
The image “http://courtneyphillips.files.wordpress.com/2007/06/movie-review-michael-moores-sicko-movie-poster.jpg” cannot be displayed, because it contains errors.
其實很多現象是之前我在Comparative Health System提過的,最近美國要總統大選,這個話題也是吵得沸沸揚揚。Sicko裡提到從 Nixon時代開始的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造成的現象,到希拉蕊做第一夫人時提出但失敗的Universal coverage,片中對保險公司,以及造成這現象的政客們多有諷刺的批評。

到底有多誇張呢?從太胖太瘦不予納保,到出車禍坐的救護車因為沒有"事先申請"而給予denied,這些公司沒良心賺大錢股票一直在漲,甚至國會議員到後來都去做保險公司CEO,就可以知道嚴重性。很多人得了癌症不予給付,從否認病人的癌症(你太年輕不會得癌…),到因為沒有在納保前詳列pre-existing condition(有的還以陰道fungal infection為例),更甚而有醫院把付不出帳單的病人丟在街上,到片中許多曾為保險公司deny病人的醫師出來confess就可以知道保險公司的惡行惡狀已被美國人民厭惡到極點…

沒保險真這麼慘嗎?身在台灣用廉價醫療的我們大概習慣了,且讓我說些數字來給各位聽聽:斷指接回無名指一萬二,中指六萬(是美金喔…),一對退休夫妻因為老爸心臟病發數字老媽罹癌付不起醫療費用導致破產而只好去找女兒(女婿非常的生氣)…

這個問題其實擴大更變成所謂"socialized medicine"的問題。Michael反問,美國還是很多地方是socialized的,教育、消防、郵政等等。加拿大雖然有些不好的例子,如平均排個刀要排九個月,做個化療更是要等,"好像整個Vancouver只有一個地方可以做電療一樣"…不過因為給付問題,很多美國人還是羡慕加拿大人的制度。Michael Moore到英國走了一堆地方,找不到看病要付帳的地方(我那年去時也發現,加拿人大人看病只要拿一張駕照就可以了)。他更去古巴看看這個老美以前很得到死的國家,結果也是universal coverage,都不用付錢的醫療;他也帶了911的英雄們,那些曾是英雄但也沒得到醫療照顧的救災英雄們到古巴看病,結果也不用先付錢,只要填上名字…(這是有點扯啦…)

一個國家的人民如何就看他們如何對待最弱勢的族群。我一向都知道美國完全不是那麼光鮮亮麗的,前幾次來到現在都很少去著名的景點看,因此都看到窮人的生活那面。的確,在美國有錢的人過得很爽,弱勢的人真的就等著被人欺負…

看了看還是會想到台灣。國內也是許多醫師們會埋怨健保,因為上一段保險公司的惡行惡狀在台灣其實是反映在醫師身上。我的一位長輩開業的心得,就是開業醫被健保局當賊一樣,查你的申請都是要看你又a了多少錢,而且每次健保局的"專員"來"視察"的時候,那種姿態實在讓第一線醫師嚥不下氣…

上次我提過的,我們在equity的部份做的是不錯,但品質的部份還是不行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們要走的路還有很多呢…

2007年12月15日 星期六

Baltimore 34th st Christmas street

聽說巴城除了高犯罪率,高AIDS率之外,還有這個著名的聖誕街。住戶自發的做了相當精彩的燈飾點起的聖誕的氣氛,原本以為是商家用來招引客人的,結果全都是住家。
還有小耶穌馬槽誕生燈飾喔…













這個會閃爍的巨型聖誕樹…
照拍的不好,看個影片吧…

Posted by Picasa
video video

2007年12月13日 星期四

低空飛過也是過…

12/12/07,難忘的日子,到student affair領了個很有象徵意義的key,準備進到傳說中的(受刑室)口試專用會議室...

的確在這間2029 Howe Room前總是會看到面色凝重的人們不知道再討論什麼偉大的事情,原來是個(拷問)測驗學生專用的歷史級會議室啊,一定也有什麼偉大的學者在這裡被電過。不過,我只是個小小的想要過關的學生…



















第一題就被問倒,明眼人大概一看就知道我這圖的問題在那裡:
所以Patti一眼就看出來了,毫不停情的把在下釘在凝結的空氣中,接下的二小時也沒太好過,一個一個地把我電倒…

流程會有兩次把我請出去的時間,第一次是committee討論我之前的學習成績,第二級則是不計名的投票。第二次把我喚進去的也是Patti,心裡一直想著我至少deserve一個conditional pass,要pass實在太難了,因此她直接向我恭喜時,心裡的感覺是十分複雜的。
總是還覺得不該讓這學生過,這是沒天理的事啊…

很複雜的心情,過得十分難過…

2007年12月7日 星期五

如天氣般陰晴

這幾天快要口試了,老闆相當熱心的幫我改ppt,改proposal,依舊十分challenge我的內容,但言談溫和了許多。想是之前他實在太忙了,忙起來就像老狗一樣臉色不會太好看,所以基本上他還是好人好老師一個,除了太龜毛完美主義這個快要了他的命的弱點。因為完美所以paper都寫得很慢,也因為寫不多所以只好多辦大型會議來維持共主地位總之,冷暖自知了

DSC04142




S
haron
經歷人生和在美的第一場雪,下的那天我正在給老闆電她在考試沒機會看到她第一時間的神情,不過這張照片還是證明了她的興奮,也讓多月來不適的身体有機會振奮一下,雖然還是很冷

2007年12月1日 星期六

Merry X'mas!

Merry Christmas!
這是赴美第二個但是第一個準備認真過的聖誕節!!
雖然現在只有六成左右的米國人願意說Merry X'mas,
其他的人只願意說"Happy Holiday!"
不過這會是個不同的Christmas!
Posted by Picasa

台灣意識

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文宣。中華民國政府將此文宣放在台灣桃園國際機場以向世界各國人民表達台灣加入聯合國的願望。攝於2005年。
今年吵得最兇的政治題目大概就是這個敏感的入聯問題了吧。實在是太多複雜的情感的實際的利益的tangle讓我們拿不掉這個金箍咒,你說純正血統的"外省人"或是"台灣人"(這問題其實更複雜…)比較沒有認同問題,那麼我們這些從小在台灣長大,學著滿州話長大,寫得一手傳統繁體字練著書法,唱著龍的傳人和我愛中華,甚至像我這輩的還是念著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要反共復國的,心理的糾葛應該更能理解了吧?

在Towson Stevenson Ln公寓裡掛著這樣一張本來要為王建民加油,後來索性掛在牆上的國旗,其實不是要嚇走中國朋友(不過也沒有中國朋友熟到會請到家裡,只有中國鄰居吧…),但只被一位台灣來的faculty問過。Sharon來之後也發現中國同學們腦中還是滿滿的被當局灌輸的台獨就是不愛國的意識,他們或多或少主動被動的都會撼衛起大一統的民族主義,不能接受台灣人覺得自己可以決定主權,不能接受當年蔣介石走之前帶一堆黃金和文物走(這和我們現在的經濟環境不能完全畫上等號吧?),讓這樣一個意識的不同為彼此畫上界線。

你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你要用台灣國號還是中華民國的國號?你要國號國旗國歌還是要有經濟發展?對我們來說這些問題都變成沒有灰色地帶的是非題,而不是像Likert scale有得選擇的題目;一定要如此嗎?雞生蛋生雞的問題,是誰自己以前不放掉包含蒙古的主權主張,佔住中國唯一聯合國代表權,而且一直想要回去奪回政權的?是台灣吧?是誰一直無法決定要讓外人叫我們台灣還是中國,而且為了這個問題鎖國放掉島國唯一"拚經濟"的機會而變成四小龍之尾的(不一定有temporal relationship啦…)?還是我們台灣嘛?再更一個身處國外會感受到的問題,要怎樣一個國家才會被重視講的話會有人聽而不是拿國會暴力來當笑話的?是要有實力嘛。我們的台灣奇蹟,經濟發展、健保奇蹟(這是米國人認為的喔,不是我…),EEEPC奇蹟,政治奇蹟(這…),才會讓人覺得,台灣就是一個國家啊?台灣和中國不一樣吧?

不過,糾葛了太多成份的問題,還是不是一個入聯可以解決的。商人無祖國,郭董在法院都可以吵著以後不交稅了,連老闆都去了所有技術都去了還有本錢和世界談嗎?我們還是要自己站得住腳,自己看清事實好好專注在實際的工作上才能談未來吧。
Posted by Picasa

2007年11月28日 星期三

電力充足

Dr. Rothman電力充足的Rich,今天又再度放電…

雖然他不懂什麼是case-cohort study,不過提的問題的確是我表達不清的結果,雖然committee裡大概只有他會不知道這問題,不過這樣思辯的過程還是值得慶幸的訓練吧…

總之,快要口試了…

再遇怪牙教授


今天的Clinical epi又遇到怪牙教授來荼毒學生了,不過他今天講的propensity score & instrumental variable都算重聽了,感覺比較不痛一點。只是去年也是這個時候被他毒害,時間過得真快,又是另一批學生被荼毒了。今天一個今年最老的MPH學生問的問題也是很熟悉,我在心裡一直猛點頭…這個怪牙著作很多,可是總是不能因材施教啊,之前還有朋友說他教的好,大概程度比較好的學生適合這樣的教法…

Complaining blog還是要抱怨一下的,隨著口試即將到來,一痞天下無難事的心態又開始出現了…總之,期望口試前下個雪啊,現在的生活沒什麼好期望的,只有看看天氣來尋開心了…

禮拜五搞EGDTDr. River要來給grand run了,這倒是個值得期待的事!!

2007年11月21日 星期三

一改再改…

蕭瑟的秋天,滿山遍野的紅葉,這是前幾個禮拜在家門口照的相片,葉子把路遮住看不見了…
有點像眼前的路,還沒有個頭緒啊…

感恩節的前夕,路上都是返家的人潮,實驗室,辦公室則是人心浮動,下午就不見人影,只有我和另一個明天要返台的faculty還在談我的proposal…

Proposal啊,一改再改,老闆在我交出去之後還有意見,從aims,background到圖片都得要改。當然還是很感心終於受到關愛的眼神照料,在和committee談的過程也是個很好的學習。的確是當時如果沒有轉到博班不可能得到的訓練和學習吧,不過是個感恩節,春節也沒在過了,努力會有代價的,我安慰自己…

2007年10月31日 星期三

I got vaccinated, did you?

昨天去給米國人打針了,雖然我在這裡不直接care病人,但接下來要做的study就是influenza啊,所以為了保障自己和Sharon以及朋友們的健康,趕快去打個疫苗。

米國HCW(Health care worker)的接種率只有二十到四十趴左右,這個全美第一醫院的接種率是在平均之下。要叫米國人打疫苗是個很頭痛的事,從老到小都會有人不聽話不去打,不打的問題有很多,最大的其實就是疫苗本身背後隱藏的哲學:vaccination對個人是個risk,對population則是好事,所以就自然有人會想,別人去打來讓population沒有流行就好了,為什麼要我?而事實上40~50%的接種率就可以有效控制大部份的infectious disease (by simple model, R0=2~3)。有趣的是,一個我的同學泰國感染科醫師一直呼籲大家要打針,自己卻從來沒打過!!

你打了沒?若你是HCW應該要打的,為了減少你們的absenteeism和病人的安全著想,去挨一針吧!

2007年10月30日 星期二

連續十七年全美最佳醫院,為什麼?


禮拜天到鄰居家吃飯,才講到這個問題,why?

急診醫學在這個排名裡沒有列入評分,所以我有run過的急診和加護病房似乎不是一個好參考。擺開別的不講,這醫院相當的歷史悠久,設備硬体老舊自然不在話下,因為JHU的研究風氣盛行,JHH的臨床試驗每每都在頭版又被揭發一些內幕,三年前才因此被關過研究部門數週,我們在ED和病房看到都是一些SES(Social Economic Status)較低的病人,不像其他都是有錢人在看的貴族醫院,到底十幾年的排名第一是為什麼?

今天上Clinical Epi,請Lillie Shockney來幫我們講patient perspective。Lillie, 本身是個RN,也是breast cancer survivor,在開場白跟我們講了一個故事。至今服務滿25年的她,在38歲和40歲的時候得了"兩次"乳癌。92年時就在Hopkins服務的她,經歷了許多癌症病人的心路歷程。乳房對於女性原本就是一項非常重要的性別認定器官,在歐美更是如此,也因此雖然乳癌並非最致命的癌症,但女人們最怕得到這個疾病。她開完刀時馬上經歷了許多典型乳癌病友會有的遭遇,開完刀在病床醒過來馬上就"可以看到腳趾"(意味乳房不見了所以能直視腳趾無礙),經歷乳房的phantom syndrome(如截肢病人尤於神經的記憶效應仍然會對已截肢的患肢感到疼痛,她敘述為乳頭猶如一直被人抓著般疼痛),在開了六吋的病房房門之中可以聽到全護理站作息(意指沒有隱私,且她是一個需要隱私的無乳房病人),但有一件事情讓她格外有不同的感受。

開刀後的第一個晚上,身上許多的管線(如foley和vacuum ball等),因為她也知道臨床的忙碌,只請care護士定時進來幫她倒掉排出的血液和其他体液,大部份的工作都幫忙處理(如I/O自己紀錄等等)。care她的護士Myck (pronounced "Mikey")大約二小時就來問她一次: "How are you?" "I'm fine",Lillie這樣回答。那是個小夜班,大約十點左右,Lillie的先生離開返家,她真正開始一個人的術後第一夜。Myck差不多要交班了,最後一次來看她,這次她們才真正有eye contact,Myck抓了椅子坐在她的床邊,再問了她一次"How are you?" Lillie這時終於決堤了,哭著說"我從床欄的那頭到這頭來了,為什麼?"Myck看著她,只一直說"我知道,我知道",一直點頭同意她的感受。交班時間過了,同事於來進來喊人:為什麼還不來交班?Myck頭也不回,眼睛還是留在Lillie身上,說"我在處理病人的事,這是更重要的"。

Lillie從那晚後再沒看過Myck,三週後返家想請同事找尋連絡Myck的方法,同事才告訴她Myck後來生了病,再也無法回到臨床服務。Lillie這才知道自己多幸運,並且永遠忘不了她。Myck大可如同一般的care問她要不要止痛葯,要不要鎮靜劑,但她給了她的時間,她的同理,這看來不多卻是更多。

Lillie從breast cancer victim變成survivor後就投入病患角度的研究,並加入volunteer的支持團体。從促使Medicare給付乳房重建手術,讓病人坐著離開恢復室見家人(獨立的美國人不願意躺在床上被家人問"are you alright? are you in lots of pain?"), 到術後在病患胸口塗抹lidocaine減輕phantom pain和放置暫時性為了不讓病患直視腳趾的小布塊,完完全全從病患角度去思考除了physical的照顧在psychological上的細心。

就是這樣的對待病人,讓Hopkins連續十幾年的全美第一吧。我的Advisor, Peter Pronovost, 是Hopkins病患安全的主要領導人,也是經歷一段過去家人曾遭受醫療疏失的陰影,但他不被其負面影響,反而開始一連串的病患安全研究。在這幾年Hopkins也不是不曾有過醫療疏失導至病患病情甚至生命的損失,但Hopkins總是在第一時間向病患及家屬道歉認錯,扛下責任並積極改善prone to error的系統,於是反而能夠得到病人的認同。

反過來想想我們本島吧,我們都同意台灣的醫療是個便宜大碗的服務,但其品質連我自己家人遭遇過的都只能讓我搖頭。公立醫院的官僚,私立醫院的業績,不要說"文化上有差異"的隱私問題(這我很懷疑現在台灣人是否還能那麼接受沒有隱私的醫療環境?),遇到事情就想要逃避或是將責任推給第一線的provider(如同邱小妹事件),更不要講要把病人的感受列入first priority了。臨床繁重的醫師和護士只能把上頭說的"病患永遠是對的"當作是把自己做成服務業的悲歌,而不能有時間有訓練的感受病人的感受,在需要的時候握握他們的手,給他們自己的時間。我們要走的路還很長呢!
Posted by Picasa

2007年10月21日 星期日

困獸之鬥


覺得很像被關在籠子裡的老狗,繞來繞去定不下來。

不是完美的proposal,但知道不能像完美主義的老闆一樣一直想把事情拖到後面去。知道就算延後也只是延後痛苦的預產期,前段還是會像大腹便便的孕婦一樣每天拖著肚望穿秋水。心裡是明朗這段時間得到最多並不是知識的傳授,而是如何面對自己如何在一個人時和自己相處,在必須和可以忍受的寂寞中間和自己找些樂子,和自己對話。

不會悶出病來吧?
Posted by Picasa

2007年10月18日 星期四

Sharon看病去…



我們Stevenson lane的小農夫生病了,回台灣看病去了…

小農夫之前就常抱怨我這個密醫,對朋友都很好心,一點不對勁就幫人家看診,她生病我反而沒要沒緊的,一整個十月前半都在這個問題中度過,現在病情明朗了,總算是讓人鬆一口氣…

事情的經過可以講個故事來聽(好久沒有學弟學妹可以給我講古碰風了,各位看倌就忍著點吧…)…事情的開始是在這個十月的開始,Sharon腹脹不舒服又摸到mass,整個人就很緊張覺得一定是得了不治之症…那是個在RLQ, movable mass, without tenderness,後來出現在RUQ的位置。好吧,KFC這個密醫不是GI大夫,講的不打準,於是我們就把十二月的機票提前,改在十月中回去一趟(因為沒買保險啊,這可能是我的失策,以為我的鉄口就可以直斷…)。但過了幾天愈來愈不舒服,每天都要看診個幾次reassure不是cancer幾次…就在Sharon的擔憂和我的耐心要到極限時,突然發現微微發燙的Sharon可能是有發燒了,一量之下腋溫37.5讓KFC這密醫心中大喜,再把EP們常忽略的History問個詳細,在症狀前一週小農夫為了治她的隱疾聽密醫建議要多吃高纖食品,於是很乖的每天吃麥片和五穀,一看包裝才發現一堆sesame seed, sunflower seed,小農夫似乎沒有嚼碎就吞,常是當早餐便飯的樣子,於是密醫就當作xxx治療(習慣上這時候就要停下來給學弟妹DDx一下…密醫在台灣諸位大醫師高診前還是封口一下好了…),吃了一帖葯後隔天小農夫就覺得症狀好了許多了!! (話說這點密醫KFC我也還是不太認為對勁,那有病那麼快好的?不過小農夫說是相對症狀改善啦…) 最後在返台前幾天症狀上上下下,好不容易她精神好一點才放心回台去,不過離行前還是交待一堆後事,搞到回不來一樣…

且看後來檢查會不會查出啥問題吧,不過密醫我還是打包票沒問題的…到時再來公佈答案,答對陳總有獎喔…
最後再來講個小田地裡的小故事,我們這兒的松鼠都很笨,連小辣椒都不會分辨,於是就有這個好笑的景出現,笨松鼠吃了一口後辣到吐在地上,很想看牠那時的表情…

註:陳總是當年KFC做總醫師時強迫學弟學妹要奉承用的稱號…

2007年10月17日 星期三

Disgusting Navel Orange!!


這是在附近Giant food買的南非Navel orange,非常的匪夷所思,不知道是有人惡作劇還是在處理過程中剛好被機器插進去柳丁裡變成這個模樣…我拿回去return,並沒有故意要吵鬧而想看看米國人被怎樣處理這樣的問題。依然照著平常return merchandise的態度找了店員,她問我要換柳丁還是退錢,於是退了二元六毛給我,隨口問她旁邊的同事Navel Orange是不是剛好要來,後來還是把柳丁丟到垃圾桶去,最後在我轉身後加了一句"真的很對不起…"而已。看來還是照平常退貨處理,也許是沒吵的沒糖吃吧,不過我沒那米國時間爭這種小事就是了…只想請各位有可能買到這South Africa Navel Orange的最近小心點就是了…

2007年9月24日 星期一

中秋團圓節

其實這是幾個月前在鄰居學家長聚餐時留下的照片,當時還是五月底的初夏,天氣不冷不熱,燥熱的夏天一下就過去了,幾天來都是中秋理由的聚餐,雖然旅美的大家並不都是很有過節的感覺,但聚在一起還是閒話家常,挺有團圓的氣氛的…

時間過得很快,赴美早就滿一年半,Sharon來到這裡也四個多月了。Color學長日前聽我講我最新revised的proposal,有所激勵的告訴我似乎比較輕晰有輪廓了…真的像登山一樣吧,總是爬了半天雲深不知處,到柳暗花明後才知道山頂不遠了,在山腰時候努力撐著繼續下去才是正途啊…

這篇還是回到老狗complaining blog的風格,也有點"喃喃自語地不知所云"般,人客看看就好,像路人甲"原"般不小心遇見多年不見的老狗不知道在吠啥的話,還是抱歉請多指教吧…
Posted by Picasa

2007年9月19日 星期三

Transcend換卡記

話說這張MIT的mini SD壞一陣子了,買時注意到有Lifetime warranty,上週到它們網頁email沒回應,今天又發了一次mail…

下午接Sharon時就接到一個(714)開頭的電話,是Transcend打來的,聽半天還在想他的英文有點像是有些公司都設在南亞的某國腔調(稍微而已啦,實在分不出來),結果他問了我是不是Mr. Chen後問我會不會說Mandarin後開始聽到熟悉的"台灣國語"(也不是那種真的很台的,而是像我們這種不喜歡捲舌的啦…),實在感到非常親切,了解情況後謝先生便請我到網站上完成RMA程序…

也許是我才疏學淺小題大作吧,不過感到十分感心啊,願重視客服的創見能蒸蒸日上為台爭光!!

2007年9月17日 星期一

JiffyLube保養去

去年也是美國同事推薦我到這家速度快又親切的保養連鎖店做regular maintenance. 這幾天dashboard上又閃起的燈號提醒我又該保養了,於是到家附近一家分店保養。

老黑一看到人就親切的吆喝招呼,一整個team也是用吆喝的方式工作,讓人想到當年在麥當勞打工的經驗。當時以醫科四年級高齡身份去打工,下了工就無力的全身痠痛只能坐在電視前發呆,實在佩服那些有体力做全職,而且一直昇到經理管理階級的人。不同的工作有不同的哲學吧,當時就強烈感受到這樣的企業風格給員工的感覺和文化會有多大的不同…

再回到JiffyLube吧,要去的人客記得一件事,他們對你的親切不會是白工的,大部份會一直進到lounge告訴你什麼得要換了,所以可要聽好再花錢啊!!! 半小時就搞定換油、filter, power steering adding, coolant filling, tire rotation,迅速確實!! 不回原廠的朋友可以考慮!!

(保養完好像生龍活虎一樣,還是不能懶惰啊…)

2007年9月15日 星期六

2007年9月13日 星期四

忙碌

最近更新blog的frequency愈來愈少了,忙碌的不知道該上來寫些什麼,不過終於感覺可以稍喘口氣的感覺了…

Clinical trials, Design of clinical epi research, health economics, genetic epi...開學後的充實,加上繼續努力的research proposal,找committee member談,日復一日的midnight oil burning...感覺終於踏實多了,終於好像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生活著…

DeRay也到終點了,所有的旅程都有終點的,有的人也許是提早到人生的終點,有些是踏了一百多天踏板的終點,我只希望很多事不要到終點那天才知道珍惜啊…

所以,我珍惜在這裡的每一天…

2007年8月31日 星期五

CA trip

先要聲明,這一趟到CA的trip並不是玩樂之行,本著此blog一貫的精神,還是要po上complain文的,讓theme可以完整呈現… :p
IBIS Biosciences
就是這家即將與JHU ED合作的廠商Sponsor這一趟trip,複雜的情感是因為這樣的合作讓我再有回lab的機會,但我的thesis則要繞著他們的assay轉,不容易找到novel又feasible的題目…
不管怎樣還是賺到了一個值回(Sharon的)票價的trip,一路從北加逛到南加,蜻蜓點水但還滿緊湊的行程…

最高興的還是見了見久沒見的家人,雖然看不到金門大橋,雖然讀不到stanford,但也很有意思了…

pier 39的sea lion是必看景點…
過橋後一個藝術小鎮Sausalito裡有人在擺石頭為一行動藝術,看來很神奇喔…
到Berkley看表妹,UC系列第一個學校,不過建築感覺比較沒有stanford來的整体…
終於到San Diego開會去了,不過同事們也滿會享受的,
租了車大家到處逛…
到La Jolla也看seal,手腳比sea lion短很多,也很可愛…
後來我們也租了車,一台可愛小車…
原本不想去的遊樂園之一Universal Studio還滿令人驚喜的…
很多人說LA不好玩,我們覺得還不錯啊…
Santa Monica的海灘,Sharon覺得沒什麼兩樣,
不過踏過美國的太平洋了,可以又check一個to do了…
好像沒有抱怨到喔,是沒錯啦,這樣的爽日子沒什麼好抱怨的,只是回來之後還是傷腦筋我的thesis,總覺得拿了這些小好處但是得要配合別人的grant做project不太容易… 抱怨完後呢?還是得回到地球上努力抓頭啦…

2007年8月21日 星期二

西岸隨筆…

趁ibis training機會到西岸九日,今天是第四日,在驚險的和中東taxi桑交涉後到了San Diego下塌的Marriot旅館,有機會再說和這中東人差點交戰的心路歷程…

結束無賴式到San Jose造訪小阿姨的周末,緊接著就是幾天的training和與ibis director談話的日子了,關連到的是未來兩年或是三年的project,興奮和緊張,真是期待啊…

也是一樣,有空再來分享這段過程了,加油kfc!!

2007年8月12日 星期日

最會抱怨的blog

這幾天和幾個人吃飯聚會,有意思的是在昨日與從費城來的"蟑螂蘋果"、陶森來的color Yen以及oolong的站長糞金龜聊天時,龜兄說道:"我看你的blog是最會complain的blog了…"

不知道那輩子的福氣有緣在這陶森和這幾位大師們做鄰居,而大師們也都是學者氣息十足,為人正派直爽,而且給學弟的建議也都是十分的了解小的缺點問題而給的意見。交朋友就要交這種的吧,好久沒有那種和朋友訴苦聊天真的可以讓世界不一樣的感覺了…講來很含糊,其實color和龜兄都是在台灣時的大師級學長了,而老狗我其實只是旁門走道在這裡也混到了個PhD來念,不過其實本來想要得到的就是學習的過程,更因學習的過程有波折,才有更多機會認識這個世界。心裡想法的正反都看自己吧,要活在天堂還是地獄都一念間,雖然可能是我自己對聖經的自我解釋,但我對於耶穌救人和末日審判的temporality,時間性都一直想像是"現世"而非"死後世界"的表象,而在當下活著的世界和你可以改變的世界,週遭的世界,都是可以在心境上改變,更是信念上改變而就不同的。

從blog傳達給別人的也可能是不一樣的自己,很多人有不同的blog,有的是給朋友看的,有的是純寫爽的,有的是抱怨的。這樣的文化實在很有意思,雖不可能取代真正人與人的互動情誼,但的確是這個時代人的溝通特權之一啊…

2007年8月7日 星期二

Push, push!!

"I know you must be smart enough to be fluent in your second language, which is not possible for me in my imagination. And you did all the good job in school work getting great grade and passing the comprehensive exam...."老闆說。

不過美式教育也是聽了幾次,"but…","you have to push yourself harder, spend more time on it, remember your internship?...." Yeh, I get it, I know what you mean, but, the problem is....

為了和廠商合作的thesis主題,我們寫了封email去問program director,得到的回答是令人憂心的…"while the evaluation of a new diagnostic test is a legitimate research project, if the test product has been developed by others, it may not be suitable for a PhD dissertation..." 他說碩士生做這可以,博班學生 就不適合,因為這樣的research不知道能把我帶到什麼樣的未來… 所以他說若是可以發展出自己的問題,再來混合到這樣的工具上。

我老闆總是很實際的,他想的很清楚,時間上不允許,金錢上不允許,所以他否決過很多我為了要做novel research questions的提議。就像翹翹板的兩端,博班學生論文和日後研究的方向就在此一舉了,接下來就要看我自己的造化來決定混合這些東西能不能製造出什麼好的research question了…

2007年8月5日 星期日

Wii週末fun輕鬆…

熱心的學長大概看我們最近生活太多壓力了,借給我們wii來瘋一下…

和原本的認識差不多,是個要人多party好玩的game,不過感覺起來Sharon和我好久沒這樣單純的笑了…打wii看dvd亂煮東西吃,這個weekend就這樣很宅的過了,不想太多能做多少東西出來,不想太多學了什麼,就很輕鬆的fun鬆,生命本該如此是吧?

2007年8月2日 星期四

Safari on Windows

手癢下了Safari beta 3.0 for Windows來試用…

真的是速度有比較快,但也許是beta,加上第一次支援windows,很多中文網頁的顯示還支離破碎,甚至連中打都顯示不出來…(不知道和我用行列有沒關係…)而且和safari 2.0的時候一樣,有些地方的中文字体還是會不同,可能常用字才有黑体字吧…真是三條線…

apple的東西老是醬是不行的啦,不過有競爭才有進步,看來ie是最不安全又慢的browser啦!

2007年7月31日 星期二

微醺的夏夜

送走Taro的這個晚上,沒有為什麼,只是想開杯啤酒來喝…
(我知道我肝不好,其實也很少喝…)

酒精冷卻了多日以來的夏日之躁。也是白日時與友人msn談話的領悟,實沒道理唉聲嘆氣,回首看看自己已離一年五個月前的自己非常的遠了。每個人都得有一套與自己相處的方法,有些人很會打混摸魚,就要有壓力逼自己前進。老狗是個怪胎,沒有壓力時會打混,壓力太大時又會煩躁。白日時友人的一句話很有禪意,說道美國是個"人性的國家,不是人性化的國家"。尚且不論美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個性(這問題可以和人辯幾小時還沒答案…),所謂的"人性"和"人性化"是十分值得玩味的一個定義。

還沒問清他這定義之前,自己的猜想倒是十分的有意思,而且解答了自己一部份的問題。每個人對待自己的相處模式也是十分有趣,有人十分"人性化",有人十分有"人性"。和自己相處了這麼多年了,當然了解自己的"人性"在那裡,什麼是做得到的,是什麼不太可能或從沒達到的目標。如果說美國是"人性"的國家,我們的民族性好像就不太"人性"。從交通規則來講好了,老是定得非常嚴格,從小老媽就說我們是"立法嚴,執法寬"的國家,她倒時常運用這套規則來讓警察不開她單,我就做不到。我們往往道德標準訂得十分高而做不到,不准政治獻金倒是收紅包,教育該是神聖職業但校長還是被賄賂。講太遠了,就是我自己要求自己很高但從來沒做到過,然後看著那個訂得太高的標準便開始煩躁,而自己有點小成就時又不會高興。雖然還是不習慣美國人動不動就和人說good job,上次和白人小朋友玩球時他們也是動不動就"good hit","good pitch"…但心裡知道還是要常常看看這個世界的全貌和自己說"good job",和身邊的人分享生命的喜悅…

"good job",你終於想通了,這座山還是雄偉的!
至於美國是人性還是人性化,我還是沒有答案!!

2007年7月30日 星期一

美東名貓Taro


經過多日適應,Taro終於在半夜不會吵著要回家了,吃飽飽後也會"咕嚕咕嚕"的滿足了…
真的像是養小孩一樣,猜她要的是什麼,在這時間會想要什麼…

乖的時候真的很可愛,其實像Sharon講的一樣,她也是要適應的時間,想像若我是她也會哭…

不過有時候看起來還是很凶狠,好像在說:"拍什麼拍?"

(不過真的是一隻膽小貓,老狗我學狗叫幾聲她今天又躲到洞裡去了…)
Posted by Picasa